15号飓风 http://h15.im Sun, 25 Aug 2019 14:22:06 +0000 en hourly 1 http://wordpress.org/?v=3.1.4 夜行者 http://h15.im/504 http://h15.im/504#comments Sun, 25 Aug 2019 14:22:06 +0000 eye http://h15.im/?p=504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我走过很多次夜路。所幸多数时候都是在单位园区里走。
  园区就像个完整的小社会,吃喝拉撒,工作睡觉,都可以在这个小社会里完成。没有出小区办事的需要时,一个月不出园区也不是问题。就像大学,一个学期不出校门也不是问题。这种小社会园区人员特别单纯。在里面活动的绝大部分都是要工作的人。在园区上班的和不在园区上班的;过来帮带娃的家属老人;打扫卫生的;开小卖铺的;理发的;白天进园区送外卖的;开出租车进进出出的……这种单纯的人员性质,使得园区安全指数特别高。白天麻雀可以公然在距离行人一米左右的草丛中自顾自地找食物,晚上野猫在车底下和草丛里钻进钻出,偶尔有黄鼠狼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边寻找下一片草丛。
  在这样的园区里走夜路,根本不用担心鬼怪和贼匪。
  偶尔,我也会在园区以外的地方逛夜路。习惯了园区环境里的夜路后,我失去了对夜路惶恐的知觉。所幸我所走过的夜路治安基本都还不错。在治安还不错的环境下,能引起夜行人产生惶恐的,大概只有心中的鬼怪了。而我 恰恰是个无神论者。当然,再强大的内心,也未必能消得干净对于未知的本能恐惧。所以,回想起来,有很多回夜路的经历还是很刺激的。且不说在那灯红酒绿的热闹古镇边缘地带穿行,也不用提在名校偏僻角落和荒凉周边摸黑瞎逛,光是那孤岛荒坽没有路灯的乱坟岗边路过的经历就足够我吹好多年。
  在治安不错的前提下,一个人走夜路,会有很多特别的经历。那些整齐的路灯,黑幽幽的树丛,棱角分明的建筑,甚至是路过的行人,每一处都是不重样的风景。面对这些风景,你不必思考什么,也可以随意思考什么。不像白天,遇见个行人你还得考虑有没有见过,熟不熟,要不要打招呼。在夜路中,社交可以扔在一边。所有的思考,都是和自己心灵的对话。天马行空,小心细腻,淫邪狂乱……这一刻,你拥有最真实的自我。
  宁静的夜晚天然会带些凉意。所以走夜路更适合在夏秋季节,或者南方。要是冬春季节走夜路,那实在是有点雪上加霜的意味,找不来什么美好体验。在燥热的夏夜,哪怕在开阔的广场上躺一晚,也不见得比在屋里吹风扇体验差。这给许多流浪汉和一时回不了家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安顿的选项。在南方,12点的夜晚正是小镇街边热闹的时候。街边的烧烤摊、炒田螺摊、粉摊、粥摊一路摆开。忙碌了一天的青年、中年们在小摊扎堆相聚,喝着啤酒聊着天。记得很多年前,每年大学暑假参加完高中同学聚会,男生都会集体去网吧通宵玩游戏。玩到后半夜出去找吃的,居然还能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老牌街边粥摊。昏黄的灯光下,几个疲惫的大学生喝着浓郁的肉粥,那种极致的养生感,多少山珍海味都找不来。
  比起南方,北方的夜晚时长冬长夏短。夏天的时候,天色要到晚8点才会彻底黑下来,而早上不到5点就能看到曙光了。所以,在北方的夏天熬夜,其实水分挺大的。6点钟左右,清洁工们就开始开展清扫工作了。大街上的小摊也开始陆续忙活,准备开始卖早餐。若是在冬天,这个点天还是黑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其实也是夜行者。
  话说回来,夜行者们从不会孤独。且不说那些准时亮起的路灯,那些灯火通明的建筑里一定有当班的保安,马路上时不时会有缓缓巡逻的警车。夜行者们能有完整的夜行生活,还是得拜那些守护安全的执勤人员所赐。他们是如此的低调,以至于在夜行者的队伍里毫无存在感。但又恰恰是他们的存在,才让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有被强盗抢走夜行者的主角。
  第一批夜行者送走了白天,最后一批夜行者迎来次日的清晨。日复一日,生生不息。

]]>
http://h15.im/504/feed 0
2019年7月 http://h15.im/503 http://h15.im/503#comments Wed, 10 Jul 2019 15:59:05 +0000 eye http://h15.im/?p=503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我还没来得及纪念,2019年的六月就已经过去了。它是那么的特殊,又是那么的普通。我好些年的挣扎,在此终结。但我的收获又还没到来,所以我的六月没有欢歌。它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
  它是一个终点,是一个节点,是一个起点。就像它所包含的夏至。那一天是一年里很重要的物理分界线。在那之前,从年初数过来,白天一天比一天长,让人甚是期盼。夏至一到,关于白天的期盼也就到达了终点。剩下的日子便可计入下半年,白天渐短,黑夜渐长。关于星月的期盼由此启航。
  站在这个节点往前看,是波光粼粼的前半生。那些一荡一荡的波纹,掀不起一艘纸船;那些星星点点的光,捞不出半点珍宝。那些年的我以为那就是大海,波涛汹涌。那些年的我好小好小。
  六月一过,天气就开始各种无常。帝都一会刮着妖风;一会从东边飘来大雨。下大雨的那天我正要赶公交,打着伞也挡不住裤腿和鞋被湿透。灿烂的太阳和星月童话又要少一点了。这个新起点似乎不太一般。
  我想起朋友圈里一位年轻的母亲晒过一张娃趟水的照片。照片里,她的娃穿着小水鞋,踩在小水滩上,溅起浅浅的水花。有爱的母亲敏锐地捕捉着关于她家娃的点点童趣。想来我们都有过那些喜欢趟水的童年时光。大家的童趣,是多么的一致!
  如果下雨赶公交的那天,我也有一双水鞋,那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踏过深深浅浅的积水,从容地走到车站。偶尔来一段这样的经历,一时没有太阳也可以无所谓的。仔细想想,那些在太阳底下奔跑的回忆似乎还没有那些被雨淋得一身狼狈的回忆来得强烈。
  所以,下雨天没有水鞋,似乎也不是问题。
  你好,七月!

]]>
http://h15.im/503/feed 0
2019年4月26日 http://h15.im/502 http://h15.im/502#comments Fri, 26 Apr 2019 15:12:39 +0000 eye http://h15.im/?p=502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H同学看到一篇励志文,内容是某理科生毕业后转行研究用AI养猪,并取得了成功。
H同学深有感触:时代在召唤我们!每每想到那些飞在风口的猪,我的耳边就会响起一句歌词:我要飞得更高……
LAM同学:大佬都养猪了。要不咱们也去创业吧。
H同学:我的意思是,在这个时代当一头猪真幸福啊!有AI照顾……创业?这么辛苦的事让大佬们去弄。

HB同学吃过饭去洗手,毛衣被水溅到,水珠挂在高级的毛衣面料上却无法打湿毛衣。
HB同学得意地向H同学炫耀:看,我毛衣上的水。
H同学:这水咋了?
HB同学:打不湿毛衣啊。
H同学盯着水珠看了好几秒,嘴吧慢慢张成O型:这水这么神奇啊!

H同学的文章迟迟没有着落。
ZL同学:你赶紧找X老师帮忙催一下啊。
H同学:他面子有这么大吗?
ZL同学:够大!他脸大得很!
H同学想起X老师的那颗硕大的脑袋和那张硕大的脸。“脸大”简直是物理上和名气上的完美诠释。
H同学顿感无力:简直无法反驳……

CWF同学许久未现身搞科研。结果某天突然曝出消息:她刚生了个娃。
休养两天后,CWF同学在朋友圈里晒出娃的第一张照片。
H同学在照片下留言:“一个新的exe诞生了:Hello, world!”

]]>
http://h15.im/502/feed 2
2018年11月27日 http://h15.im/501 http://h15.im/501#comments Tue, 27 Nov 2018 02:34:32 +0000 eye http://h15.im/?p=501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越南友人和H同学一同到食堂吃晚饭,边吃边用英语艰难交流。
越南友人:我经常听见别人说起“NiMa”这个词,这是啥意思?
H同学一本正经地解释:哦,这个词的意思是“你的妈妈”。一般情况下,别人在说这个词的时候表示他很生气或者心情不好。
越南友人睁大眼睛认真地听,似懂非懂。
H同学:但说这个词是不太礼貌的。
越南友人:哦。
H同学:像我们这种礼貌的人一般只说“NiDaYe”。
越南友人:哦。

H同学新近学到了煮饺子的程序:水开翻起,浇冷水压下,重复三遍。
周末参加轰趴,煮饺子是主题之一,H同学的新技能正好能用上。饺子下锅后,H同学守在锅旁操作。
YJY同学跑到饺子锅前问:熟了没?
H同学:还没好。
YJY同学:什么时候好啊?
H同学:人生要有三起三落,煮饺子也是。
YJY同学:它们几起几落啦?
H同学回想了一下:……忘了。

晚九点,GYQ同学靠在单位门口,耳朵插着耳塞,脸上挂着微笑,一脸幸福地期待着。
H同学正好路过,和他打了声招呼。
H同学:在等老婆呐?
GYQ同学:不是。在等外卖。

]]>
http://h15.im/501/feed 2
2018年8月31日 http://h15.im/500 http://h15.im/500#comments Fri, 31 Aug 2018 03:20:42 +0000 eye http://h15.im/?p=500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GB同学是个羽毛球高手。他最骇人的动作是从球场的一角飞速跑到另一角并用一个鱼跃把球接回去。速度奇快!
LL同学:这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H同学:应该是鱼一样的男子吧?
然而这终归是个伤身的动作。于是,他的腰伤了。经几大医院的医生检查,得到的建议都是把其中一截脊骨换成金属的。
GB同学忧伤地在群里聊起此事,然后淡然地表示趁着现在还能打继续打,能打一天是一天。实在打不动了再去换。
球友们开始讨论换了金属件后的各种可能。
H同学:换吧,回来说不定就变成钢铁侠了。
GB同学:价格很贵的!
XL同学:换了后过安检会不会过不了?
H同学:以后鱼跃都能听到地板哐当响,把对方球员吓懵直接得分。
ZF同学:如果换的是艾德曼金属,会不会成为金钢狼?
GB同学:还得先把肌肉练出来。
H同学:会成金刚鱼。

X总进了办公楼后,碰见L总。两人远远地就互打招呼,然后迎面走近,彼此放慢了脚步。
X总发现L总似乎有话要说,于是把脑袋凑近点。
L总停下,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我感冒了,离我远点。

]]>
http://h15.im/500/feed 0
快乐少年郎 http://h15.im/499 http://h15.im/499#comments Thu, 28 Jun 2018 17:52:13 +0000 eye http://h15.im/?p=499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今晚的月亮很圆。但是没有昨晚的月色美。因为没有云。有时候,一些薄云能借到月色,把夜晚衬得更亮,特别是在月盈的时候。这种场景给人的感觉特别熟悉。小时候那些很美很美的夜晚,大约就是这样吧。虽然山野与泥砖房换成了高楼,也没有了夏虫的鸣叫。那些遥远的少年时光,只需一个相似的月夜,就能拉回眼前。
  运气是个捉摸不透的东西。好起来的时候,打羽毛球都能打出好多翻网球,顺便连赢好多局;差的时候,跟谁搭都挽不回自己一泄千里的颓势。但好坏转换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说不定一个偶然的刺激就把运气给激醒了。就好像那几十年的人生,求学的时候各种顺利,工作后各种不济,再一转眼一个偶遇,所有的失落与空等都不值一提。
  最近脑子里总是冒出一些很久以前听过的老歌。也许是年纪大了,脑子开始不自主地回忆人生。也罢,提前练习老年生活,省得再过几年自己老年痴呆了连回忆都玩不起了。
  其中的一首老歌是张国荣唱的《倩女幽魂》。这首歌我很喜欢听。张国荣唱这首歌的调调总体感觉很平缓,关键字上的抑扬顿挫却拿捏得十分到位。黄沾不愧是大师,词曲都作得古香古色,每句词的最后一个字都拖得老长,充满了各种意味。我也曾在KTV里唱过这首歌,唱得不多,主要是在麦霸比较多时用来碾压麦霸用的。每当麦霸们长时间陶醉在自我的歌声中时,我就突然点一首粤语歌,然后在麦霸们无助的眼神中享受独孤求败的感觉。
  这首歌的电影也很好看。那时的张国荣,年轻媚弱,真的是天生的书生相。当然大家更津津乐道的还是颜值巅峰时期的王祖贤。书生配美女鬼魂,是聊斋的经典桥段。涉世未深的书生,遇到美女鬼魂的诱惑,碰撞出各种火花,以及缠绵悱恻。正如歌里唱的,“人间路,快乐少年郎……”。
  是啊,你我何尝不曾是一个个快乐的少年郎,在人生路上怀着各种红尘美梦?然而,倩女魂幽,终究只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意淫幻像。美女鬼魂后面的树妖姥姥,才是避不开的超强存在。你看张国荣哥哥一脸风清云淡地给你唱“快乐少年郎”,殊不知唱到后面是“路里崎岖不见阳光”,结尾还都是“路随人茫茫”。
  可是,有树妖姥姥的存在,快乐少年郎们就注定要茫茫地走路吗?一起打树妖其实也挺有乐趣的,对吧?

]]>
http://h15.im/499/feed 0
2018年4月29日 http://h15.im/498 http://h15.im/498#comments Sun, 29 Apr 2018 11:26:59 +0000 eye http://h15.im/?p=498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LKY同学双手捧着没有盖子的玻璃保温杯进电梯。杯中装满了热水,上面泡着厚厚的一层暗绿色的叶子。
旁边的WZW同学好奇地看着杯子:这什么东西呀?
H同学抓住这一逗人玩的机会,替LKY同学一脸认真地回答:这是青菜。
LKY同学转过头来,一脸认真地对H同学说:你说得对,这就是青菜,蒲公英。

WQ同学结束了半年多的产假,开始回归正常生活。恰逢好友到访,遂拉好友建群组织饭局。
WQ同学:我已经几百年没出来吃饭了……你们想吃啥?
H同学:悟空,不要调皮。

H同学在朋友圈发状态,文末尾吐了句槽。本来想发“然并卵”,但觉得“卵”字太不雅,于是用了省略号代替,变成了“然并……”。
一个女同学回复:卵呢?
H同学顿时陷入思维混乱,找不到合适的回复……

周末中午,H同学和LT同学吃完饭从食堂门口出来。
LT同学:一会新领导来食堂吃饭。
H同学:你怎么知道?
LT同学:刚才门口站着一个服务员,我听她说的。
H同学:要不咱们回去看看去?
LT同学:去了能干啥?
H同学:可以当着新领导的面拉拉横幅。
说罢,两人会意地笑。脑海里共同浮现出上访群众拉横幅表达意见的画面。
LT同学:那上面写点啥?
H同学:比如……“欢迎新领导”。

]]>
http://h15.im/498/feed 1
一块钱蓝莓 http://h15.im/497 http://h15.im/497#comments Sat, 31 Mar 2018 15:48:05 +0000 eye http://h15.im/?p=497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一天上午,在某个水果团购群里,老板像往常一样列出了团购可选套餐。套餐堆里夹着一条不起眼的选项:二级蓝莓12盒,1块钱(优先给买了其它套餐的)。
  这条选项引起众人的好奇。老板简单解释了一下:不想要了,贱卖。反正其它套餐也是要买的,往几十块的单里多加这一块钱也买不了吃亏,大家都纷纷顺手加了这一单蓝莓。这其中包括我。
  下午,团购的水果就到了。我领到了传说中的一块钱的二级蓝莓。12盒整齐地码在一个大塑料袋里,包装得挺正式。在我取出一盒打开的瞬间,我明白了老板要贱卖的原因:盒子里的蓝莓有些已经发霉了。我把每一个盒都打开了看。基本上每一盒都有那么几个长了霉。不过相对于一盒50个左右的数量来说,似乎也不算多。只要把少数坏的扔掉,还是能有不少可吃的。
  晚上,我开始了整理蓝莓的工作。我并未意识到我陷入了一项复杂庞大的工程。这项工作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只要把坏掉的蓝莓挑出来扔掉就行。然而,情况并非如此简单。从外观来看,长霉的确实不多。有的霉是从母体原生的,它的母体蓝莓确实已经坏了。这种情况最简单,看见就直接扔。而有的霉是因为靠着坏蓝莓太近沾染过去的,它所附着的母体只有挨着坏蓝莓的一侧出现了霉斑。如果把这一侧的霉斑擦掉,就会发现那这颗蓝莓并无破损。我只能把它们归入无霉无破损之列。这些无霉无破损的蓝莓在比例上占了多数,处理起来也更复杂。因为虽然它们看起来无霉无破损,但以手感而言,它们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发软了。而这是无法通过眼睛迅速识别的。我只能一个一个地摸着挑着。有的蓝莓圆润饱满,个头大颜色深,咋一看就是一副好果相,抓到手上时却软得像一团水包,果皮吹弹可破,随时有爆浆可能,仿佛圆滑世故的老油条;有的蓝莓上面看着很正常,捏起来也正常,翻过来,背面一个皱巴巴的凹坑,或者软得要发烂,仿佛阳奉阴违的伪君子;有的蓝莓先天畸形,左凹一点右凹一点,个头还偏小,但越是这样长相丑陋越是摸着硬挺倔强,仿佛傲骨一身的清奇客。整整一晚上我都在和这些表里不一的蓝莓打交道,仿佛阅尽了果生百态。
  我把它们分成了三类:一类是发霉或者全软掉的,约占五分之二;一类是半软掉的,约占二分之一;一类是基本没软的,刚好能凑一盒。没软的需要马上吃掉。因为在反复触摸甄别的过程中,我发现那些半软的蓝莓似乎正在快速向全软发展。我担心再多留一会,连这仅有的一盒不发软的蓝莓也被归入到半软系列。发霉或全软的直接扔垃圾桶。半软的嘛……也可以考虑扔掉。反正一块钱能吃到一盒不软不坏的蓝莓,也不亏了。不过想起我被耗去的一整晚时间,这才是最大的损失。但愿自己不会再有这么蠢第二次。人啊,有时候总是要吃过那一堑才能长出那一智。
  于是我去把没软的这一盒拿去洗了开吃。吃的过程中,发现它们虽然没发软,但是也不怎么甜。
  所以它们之所以硬挺是因为它们的不熟?那么,那盒半软的……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
http://h15.im/497/feed 2
电影之《芳华》 http://h15.im/496 http://h15.im/496#comments Sat, 13 Jan 2018 16:35:49 +0000 eye http://h15.im/?p=496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极少在电影院里正儿八经地看文艺片。但最近大家对《芳华》讨论得比较火热,我也就去看了。嗯,其实我只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
  在看之前,我曾经看到过一篇影评,说《芳华》在抹黑部队,说那个年代部队里的战友都很团结友爱,容不得挤兑,说军二代为了不给家里丢脸也都争着干最危险的任务。影评作者刚好是那个年代的女兵。于是冯导在我眼中瞬间被贬成一个无病呻吟的家伙,还有那个原著作者严歌苓。
  不过这种感觉没几天就渐渐淡出了记忆。其它记得的关于这部电影的都是“好人都没好报”,“看哭了”。于是后来大伙说要去看《芳华》,我就跟着凑热闹去了。好歹我也是半个段子手,笑点高,泪点肯定也不低,才不会这么轻易被弄哭呢。
  电影一开始就很用心地还原了那个年代的生活气息。这是一个导演发自内心的诚意。就像一个小孩想要向你展示他精心呵护的玩具。于是,先前所有的影评带给我的偏见都被抛到了一边。我不自觉地被带入了那个年代。
  电影里,男主角刘峰有求必应,十足的好人。却只换来别人“好人就该做好事”的戏谑。想起那些我对别人有求必应的日子,隐隐地泛起一股悲伤。
  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如此真实鲜活,每一个细节都与他们的出身如此搭,我无法想像这么多繁琐的细节如何通过虚构未完成。我没有当过兵,也没有在那个年代生活过。对那篇影评和对电影原著,我都没有否定的权利。也许她们说的都是对的。毕竟每个人看到的生活都不一样,但谁都代表不了全部。
  何小萍想要拍军装照的强烈愿望,驱使她做了一件不算太光彩的事,因此被群嘲。刘峰因为一个“身体很诚实 ”的举动,被贬到了前线参战。个人的命运,在时代大潮面前有如浮萍。连价值观都无法永恒。姑且不说什么是善良。在那个年代,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就能被糊上墙。偷偷借用一下军装和抱一下就是罪大恶极。换作今天,那些围着个人无足轻重的污点开启无限群嘲的群众不是更恶劣吗?站在历史的角度,大家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你曾对别人投出的鄙夷,历史总会还回来。
  电影用了“芳华”这个名。冯导还是高调了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芳华。用了这么大的片名,会给人一种代表一代人青春的错觉。但影片实际上却只是讲了几个人的小故事。所谓“芳华”也只是一群人的芳华。这样远不如《阿甘正传》高明:你以为是讲一个人,实际上是在讲整个国家的整个时代,留给观众的全是低调的惊艳。不过如果一开始就只把它当作那群人的芳华,这些故事还是不错的。
  愿我们的芳华,都不被遗忘。

]]>
http://h15.im/496/feed 0
老哥结婚记 http://h15.im/495 http://h15.im/495#comments Sat, 30 Dec 2017 07:38:43 +0000 eye http://h15.im/?p=495 15号飓风©版权所有 | 原文链接 | 订阅 | 留言]]>   老哥终于结婚了。
  在这之前,他是很任性的。母亲敢催他,他就敢顶回来。逼急了他敢说:再逼我,老子不结了。
  于是母亲调转枪口,指向比较乖的我。我只好一边忍着母亲的枪子儿,一边安慰母亲。回想起那些替老哥挡刀的日子,真是不堪回想。自从老哥上道以后,瞄准我的枪火也稍稍平息了些。不过这枪火平息其实另有原因:那段时间母亲着急,在家里应了好几个媒人的介绍。不过在交往一段时间后,最后都没成,但钱却花了不少。母亲估计也是觉得心疼,再也不敢乱接媒人的介绍。
  我请假赶在了婚礼前一天回来。但没想到这场在村里办的婚礼要持续三天!从婚礼前一天到婚礼后一天,三个午餐两个晚餐。不过据母亲说,这都是乡亲们的意思。而这个规模在村里也算少有了。村民们很赏脸,父母亲觉得脸上甚是有光。
  婚礼当天,母亲被各种电话呼得晕头转向。偏偏这时用了好几年的老人机扛不住了,说上两句话就自动挂断。母亲实在受不了了,转过头对我说,以后你把媳妇带回来就行,婚礼啥的不办也行。整个婚宴的流程我们都不懂,都是有经验的老村民们在指挥。几点拜沙公,几点化妆,几点接亲,几点娘家人来……各种烦琐的程序。婚礼当天的下午,我还被赶出家门个把小时。原因是新娘进门拜堂时男的不能看。在那个把小时里,我把小镇逛了一遍,把小时候走过的路重走了遍,还在小学母校门口拍了一张照。那会学校里正热闹,远远可以看到学生们在为元旦联欢会做准备。二十多年了,好多教学楼都还在……哦,扯远了。
  由于常年不回村里,村里的乡亲们好多都认不出我了。我自然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站在新郎老哥旁边,面容枯槁的我总是被各种嫌弃:这个是弟弟吗?怎么长得比哥还老?唉,当个弟弟居然混到如此地步……
  新娘气场很足,自始自终都淡定地微笑着。凭这一点,我觉得就能秒杀很多女孩了。老哥以前做的事我都可以不屑一顾,但挑老婆的眼光我还是服的。
  婚礼结束后,我们从村里回到镇上。晚上吃饭,是嫂子过门后的在家里的第一顿饭。吃完老哥自觉收拾碗筷洗碗。嫂子甚是惊喜。老哥淡定地说,我们家都是这样,兄弟俩轮流洗。嫂子说她们家也是姐妹轮流洗,但她哥哥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备受宠爱,从不用洗碗。
  愿哥嫂白头偕老!
  我要去浪了。

]]>
http://h15.im/495/feed 2